刘某某与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喜发娱乐  发布时间:2014-2-10 12:33:29 点击数:
导读:刘某某与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案  再审申请人刘某某因与被申请人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一审第三人王某某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广元市中级…

刘某某与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案

 

  再审申请人刘某某因与被申请人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一审第三人王某某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广民终字第3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某某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遗漏诉讼请求。建设工程施工内部承包合同(以下简称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的工程竣工日期分别为2010年7月20日、2010年4月10日,工程款应在竣工验收后30日付清。工程决算表显示工程竣工验收期为2010年8月28日,工程总价款为2644741.78元。刘某某诉请的利息起算基数应为2644741.78元,起算日期应为2010年10月1日。(二)二审判决超出诉讼请求。刘某某诉请判令某某公司支付所欠工程款801115元及按同期银行利率3倍计算利息,二审判决认定内部承包合同无效超出刘某某诉请。(三)内部承包合同应属有效合同。四川省南部县某某建筑工程公司为集体企业,具有建筑施工三级资质条件,刘某某从1999年起任该公司技术负责人、副经理。某某公司未盖章,故四川省南部县某某建筑工程公司也无法盖章。刘某某是代表四川省南部县某某建筑工程公司从事职务行为,且得到该公司认可。刘某某分包的工程项目系某某公司中标项目中的辅助部分。(四)二审法院剥夺了刘某某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当事人有权在庭审中补充事实、增加请求、提供新证据,二审法院阻碍刘某某提供合同有效的证据及阐释理由。(五)二审判决错误认定王某某于2011年10月13日向刘某某转账支付的30万元为工程款。收据显示此款为工程款利息。内部承包合同约定不按时支付工程款,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3倍支付利息。某某公司未举证证明30万元不是利息,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六)二审判决错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应适用第十七条的规定判令某某公司按信用社同期贷款利率的3倍支付利息。刘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项、第十二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认为:(一)关于内部承包合同的签订主体及法律效力问题。首先,内部承包合同上并无四川省南部县某某建筑工程公司的盖章及其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的签字,并且刘某某在本案起诉状中亦陈述其为内部承包合同的签订主体。其次,刘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代理词以及刘某某提交的上诉状等材料中,均自认刘某某系王家营王家沟旁道路建设新建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加之合同履行过程中某某公司项目经理王某某向刘某某出具欠条、刘某某收取工程价款等事实,足以认定内部承包合同的签订主体为刘某某。刘某某申请再审阶段提出内部承包合同的签订主体为四川省南部县某某建筑工程公司的主张,既与其之前的诉讼行为自相矛盾,也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因刘某某并不具备从事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所需的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内部承包合同理应认定为无效。故刘某某关于内部承包合同合法有效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利息数额的认定问题。如前所述,内部承包合同无效,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一、二审法院支持了刘某某要求某某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请求,但是并不等同于内部承包合同的相关约定因此而成为合法有效的条款,其中关于欠付工程价款利息的约定仍属无效,故刘某某认为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以及内部承包合同的约定计算欠付工程款利息的再审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刘某某于2011年10月13日出具的收据上虽然备注有“此款(30万元)为2011年1-9月垫资利息”的字样,但内部承包合同中关于欠付工程价款利息的无效约定亦不能因此而取得了合法的依据。因此,一、二审判决未将某某公司支付的30万元认定为约定的欠付工程价款利息性质正确。由于欠付工程价款利息属于法定孳息性质,一审判决认定某某公司应支付的工程款利息包括2011年11月26日之前的利息50578.82元,以及之后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付清款项时止,二审判决予以维持,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三)关于二审判决是否遗漏和超出了刘某某诉讼请求的问题。刘某某的一审诉请为判令某某公司支付工程款801115元、2010年10月至2012年4月30日止的利息385838元及之后至付清款项时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3倍计息)、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一审判决支持了刘某某的部分诉请金额,对于未予支持的其余部分,不能认为是二审判决遗漏了刘某某的诉讼请求。同时,合同效力的认定是判断刘某某诉讼请求是否成立的前提,一、二审法院认定内部承包合同无效并未超出刘某某诉讼请求。因此,刘某某的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四)关于二审法院是否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问题。根据2013年5月15日的二审庭审笔录内容,表明刘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已充分表达了其个人观点和理由,并向法庭提交了五组新证据进行质证。二审法院未支持刘某某关于内部承包合同有效的上诉主张,并不等于剥夺了刘某某的辩论权利。另外,刘某某并未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项规定的“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再审事由提出相应的具体事实和理由,故刘某某的该项再审事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刘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项、第十二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某某的再审申请。

 

上一篇:喜发娱乐:某钢结构公司与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下一篇:饶某某诉孙某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