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发娱乐:某钢结构公司与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喜发娱乐  发布时间:2014-2-10 12:19:57 点击数:
导读:喜发娱乐:某钢结构公司与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2013)衢民初字第4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

 

喜发娱乐:某钢结构公司与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2013)衢民初字第4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原、被告分别于200995日、20091112日签订了《建筑钢结构工程合同》二份,被告先后将其坐落于东港三路的厂区内钢棚的“棚钢结构部分”工程(建筑面积1860㎡)、好彩厂区内的简易棚四号的“钢结构部分”工程(建筑面积1420㎡)发包于原告施工,约定:合同价款采用固定合同价方式确定,工程量增加以设计变更联系单或业主签证为准;开工前,甲方(即本案被告)应组织监理、施工方和设计单位进行图纸会审和技术交流;乙方(即本案原告)必须严格按照施工图纸、土建、钢构件施工规范、质量验收标准进行施工;工程质量达到合格。嗣后,原告又为被告施工了装车棚,建筑面积约为256㎡,但未签订书面合同。工程交付使用后,被告依约支付了工程款613000元(其中钢棚300000元、简易棚255000元、装车棚58000元)。上述施工合同的标的物均未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及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工程完工后亦未经竣工验收即直接交付使用,被告将被告施工的钢棚、简易棚分别作为瓦楞生产线车间、成品仓库投入使用。20101215日至16日,衢州地区降雪,原告施工的钢棚、简易棚、装车棚发生坍塌事故。20101218日,原、被告双方达成“备忘录”一份,约定由原告负责清理、修复生产线厂房(即承建的钢棚),对倒塌的其余两幢厂房的清理、修复及倒塌责任归属问题,双方另行协商处理。2011112日,原告完成了钢棚的修复工作。原、被告因钢棚坍塌及修复造成的损失协商不成,某印刷公司于2011329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经审理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为无效合同,并于201226日做出判决,双方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衢州中院将案件发回法院重新审理。法院重审认定双方签订的建设合同不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并对某印刷公司因建筑物坍塌造成的财产损失及因建筑物坍塌造成停工的损失进行了认定,并根据双方在造成建筑物坍塌中的过错比例判决由某钢结构公司承担60%的赔偿责任。双方均不服重审判决上诉至衢州中院,衢州中院维持了原审法院的重审判决,现重审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一、原告起诉是否违背一事不再审原则,即原告是否享有诉权;二、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折价补偿经济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被告认为原告要求由被告折价补偿原告为其施工的“钢棚(含辅助棚)、简易四号棚、装车棚”材料、人工费613000元经济损失的40%共计245200元已经在(2012)衢民重字第5号案件得到实体处理,根据一事不再审理原则,法院对此不应再进行审理。法院认为,某印刷公司在重审5号案件中是以某钢结构公司为其建造的建筑物存在质量问题导致建筑物坍塌要求某钢结构公司赔偿因建筑物坍塌造成的财产损失和因坍塌造成的生产线停工损失;而本案原告的起诉理由是:法院已判决某钢结构公司承担60%的返还赔偿责任,但未处理某钢结构公司主张的标的物折价补偿问题,本案建筑物返还原物已实际不能,某印刷公司应当折价赔偿。故本案与重审5号案件事实和理由不同、双方原、被告身份不同、诉请请求也不同,不属于一事再审,原告提起诉讼是基于其对事实和法律的认识,至于其认识是否准确,诉请是否可以得到支持,应当通过庭审由人民法院依法做出裁判,故原告起诉不违反一事不再审原则,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并进行审判。

 

  二、原告某钢结构公司诉称某印刷公司已诉请返还已付的工程款,法院判决某钢结构公司返还已付工程款的60%,该观点与事实不符。[2011]衢民初字第439号案件认定原、被告间的合同为无效合同,据此判决由某钢结构公司返还工程款,但该案宣判后双方均提起上诉,衢州中院将案件发回法院重新审理(即[2012]衢民重字第5号),439号案件判决书并未生效,没有法律效力。而重审5号案件法院认定双方之间签订的施工合同为有效合同,涉案建筑物因多种原因坍塌,其中某钢结构公司建造的建筑物质量不合格是造成坍塌的主要原因,法院根据过错比例判决由某钢结构公司赔偿某印刷公司因建筑物坍塌造成的财产损失687922元中的60%。故生效判决书是判决由某钢结构公司赔偿建筑物坍塌的财产损失的60%,而不是返还已付工程款的60%。某印刷公司支付的613000元工程款就是某钢结构公司为其建造钢棚、简易四号棚、装车棚所付的对价,工程完工后钢棚、简易四号棚、装车棚的所有权即属于某印刷公司,某钢结构公司赔偿某印刷公司损失是因为其违约未严格履行工程质量条款而应当承担的责任,过错在其自身,现又要求某印刷公司折价补偿613000元中的40%显然不公平,故法院对原告要求被告折价补偿其施工的“钢棚、简易四号棚、装车棚”材料、人工费613000元经济损失的40%2452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工程价款结算参照本解释第三条规定处理;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承包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本案涉案建筑物发生坍塌后,原、被告对修复问题进行过协商,20101218日达成“备忘录”一份,约定由原告负责清理、修复生产线厂房(即承建的钢棚),对倒塌的其余两幢厂房的清理、修复及倒塌责任归属问题,双方另行协商处理。2011112日,原告完成了钢棚的修复工作。原、被告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有效合同,工程虽未经正规的竣工验收,但工程质量在重审5号案件中已经相关鉴定机构认定为不合格,某钢结构公司修复后的钢棚质量经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鉴定仍为不合格,故某钢结构公司要求某印刷公司支付修复钢棚的费用根据上述两条法律条文规定,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某钢结构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6090元,由原告某钢结构公司负担(已预交)。

 

  判决后,某钢结构公司不服,向本院上诉称:一、既然生效的裁判文书判决上诉人赔偿建筑物坍塌造成财产损失的60%,说明被上诉人得到了损失额60%的补偿,根据过错程度,被上诉人只需自行承担40%损失,而上诉人付出的材料、人工费用同样被上诉人理应返还,不能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同时上诉人已为被上诉人修复“钢棚”,被上诉人就应当支付修复费用或直接在应当赔偿的60%中扣除或抵扣被上诉人的损失总额。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既然原钢棚是因为存在质量等问题造成坍塌,被上诉人是明知,但在修复问题上仍然存在被上诉人未履行提供图纸、地基基础等过错责任,故被上诉人对修复后的钢棚质量是明知的。同时被上诉人在钢棚修复后仍未履行竣工验收义务与接收前置条件,而直接接收并立即投入使用至今,故不应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综上,原审判决在认定事实方面存在错误,适用法律也存在错误,导致实体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直接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本院二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认定的案件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于200995日、20091112日签订《建筑钢结构工程合同》二份,由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承建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厂区内的工程。而后双方当事人各自履行合同的权利义务,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所承建的钢棚等建筑交付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使用,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也支付相应的工程款。由于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双方当事人为此引起诉争,后经人民法院判决由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承担因讼争标的物倒塌造成损失60%的赔偿责任。现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主张折价补偿已支付工程款613000元的40%,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已经各自履行相应的合同权利义务,不存在折价补偿的法定事由。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赔偿被上诉人某印刷公司的损失是基于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没有严格履行合同义务所承当的违约责任,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主张修复钢棚材料以及人工费用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于20101218日达成的“备忘录“,约定由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负责清理、修复生产线厂房(即承建的钢棚),对倒塌的其余两幢厂房的清理、修复及倒塌责任归属问题,双方另行协商处理。后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完成了钢棚修复工作。由于双方当事人经过诉讼程序,确定该钢棚修复后仍为不合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对于该部分的修复费用,本院亦不支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妥当,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069元,由上诉人某钢结构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篇:禧发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例:工程款纠纷 下一篇:刘某某与重庆市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再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