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某与某某份经济联合社海域使用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喜发娱乐  发布时间:2014-1-15 10:36:52 点击数:
导读:吴某某与某某份经济联合社海域使用权纠纷上诉案喜发娱乐  上诉人吴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某某份经济联合社(以下简称上沙经合社)、原审被告孙微娇、高国朋海域使用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2)东二法…

吴某某与某某份经济联合社海域使用权纠纷上诉案

喜发娱乐

 

  上诉人吴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某某份经济联合社(以下简称上沙经合社)、原审被告孙微娇、高国朋海域使用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2)东二法民一初字第71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沙经合社因本案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吴某某立即停止侵害,将非法侵占使用的滩涂返还上沙经合社。2.吴某某向上沙经合社支付非法占用滩涂期间的使用费151711.82元,及支付该款自起诉之日起至清偿完毕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孙微娇、高国朋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审庭审中,上沙经合社申请变更其诉请的使用费数额为148551.15元,并明确该使用费数额按照3160.66元/月(213900元/年÷12个月÷313亩×55.5亩)的标准,从合同终止之日起计至2011年12月1日止,计算共47个月。原审法院对此予以准许。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上沙经合社是位于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长安农业围海A区”、“长安农业围海B区”、“长安镇伍号滩涂养殖区”和“长安镇陆号滩涂养殖区”共211.5598公顷海域登记的使用权人。其海域使用权证书编号依次为国海证024419001、国海证024419002、国海证024419006号和国海证024419007号。其中前两块滩涂的批准使用期限均从2004年1月20日至2018年8月31日止,用海类型为农业围海,后两块滩涂的批准使用期限均从2002年8月15日起至2017年8月15日止,用海类型为渔业养殖。
  就上述滩涂,原东莞市长安镇上沙村村民委员会(现名称为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居民委员会)于2003年2月1日与高灿培签订一份《合同书》,将其中土名为“面前滩”的第6、8、9、10号总面积313亩的鱼塘发包给高灿培经营,双方并约定每年租金213900元,承包期限从2003年2月1日起至2008年1月30日止,承包期间如未经发包人同意,不得转包鱼塘。2004年9月1日,因高灿培去世,前述《合同书》项下的承包经营权由高灿培的妻子孙微娇和儿子高国朋继承。2005年11月10日,高国朋与吴某某签订一份《合同书》,高国朋将其承包的“面前滩”第8号面积55.5亩的鱼塘转包给吴某某经营,双方约定租金每年36075元,承包期限从2006年1月1日起至2008年1月1日止。至此,吴某某实际承包经营第8号鱼塘。直到上述合同期限届满,吴某某仍继续占有使用鱼塘,拒绝将其返还,并且,吴某某、孙微娇、高国朋均无继续交纳鱼塘租金或使用费。为此,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居民委员会于2008年5月19日通知孙微娇,要求其立即返还第8号鱼塘,但未果。此后,因案涉鱼塘被纳入政府征地范围,东莞市长安镇人民政府于2010年1月21日发布通告,称根据市政府会议纪要[2007]74号文件精神,对长安镇海堤路以南、东宝河以西、塞古涌以东的已围垦养殖鱼塘的收地日期确定为2008年12月31日。2010年3月25日,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居民委员会再次向渔户发布通知,要求在2010年4月3日前将鱼塘交回给市政府接收管理。但吴某某均置之不理,至今仍实际占有使用鱼塘,拒不返还,造成该鱼塘至今未能收回及交市政府接管。为此,上沙经合社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海域使用权证书、合同书、市政府工作会议纪要、收地平面图、原审法院调查笔录、东莞市长安镇规划管理所的情况说明、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居民委员的征收通知、东莞市长安镇人民政府通告、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居民委员的通知,以及原审法院庭审笔录、质证笔录等。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原东莞市长安镇上沙村村民委员会与高灿培签订的《合同书》,以及高国朋与吴某某签订的《合同书》,可认定吴某某对案涉“面前滩”第8号鱼塘的承包经营权至2008年1月1日终止,即吴某某自2008年1月2日起已无权占有和使用案涉鱼塘;但吴某某经多次通知均拒绝返还案涉鱼塘,且持续占有和使用案涉鱼塘至今,其行为没有法律依据,构成侵权。上沙经合社作为案涉鱼塘登记的海域使用权人,其依法有权对侵害其海域使用权的侵权人提起诉讼,并要求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吴某某主张因案涉第8号鱼塘已被市政府征收,上沙经合社已丧失使用权人的资格,但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并且,相关海域使用权证书仍未注销,故原审法院对吴某某的主张不予采纳。基于以上理由,上沙经合社诉请吴某某立即停止侵害,返还案涉鱼塘,并支付其非法占有和使用案涉鱼塘期间的使用费及其法定孳息,合法有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使用费的数额及其法定孳息的计算,由于上沙经合社与吴某某、孙微娇、高国朋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合同关系,上沙经合社主张按照原东莞市长安镇上沙村村民委员会与高灿培签订的《合同书》约定的3160.66元/月(213900元/年÷12个月÷313亩×55.5亩)租金标准计算使用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参照案涉两份《合同书》的租金标准,结合案涉鱼塘的使用状况及东莞市的实际情况,原审法院酌定使用费按照3000元/月计算。则吴某某应支付的使用费从2008年1月2日起计至2011年12月1日止共47个月为141000元,其法定孳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限同类流动资金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2011年12月12日起计至清偿完毕之日止。至于孙微娇和高国朋的责任问题,因孙微娇和高国朋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将案涉鱼塘转包给吴某某已征得发包人的同意,其转包行为导致案涉鱼塘的使用权人无法收回鱼塘,孙微娇、高国朋具有一定过错,根据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对损害结果的原因力比例,原审法院认定由孙微娇、高国朋在吴某某未能履行支付使用费及利息的情况下承担20%的补充清偿责任。上沙经合社超出以上范围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第六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吴某某立即停止侵害,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某某份经济联合社返还位于东莞市长安镇上沙社区土名“面前滩”的第8号面积55.5亩的鱼塘。二、吴某某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某某份经济联合社支付使用费141000元及其利息(以14100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限同类流动资金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2011年12月12日起计至清偿完毕之日止)。三、孙微娇、高国朋在吴某某未能履行第二判项所确定的支付使用费及利息的情况下承担20%的补充清偿责任。四、驳回某某份经济联合社的其他诉讼请求。
  吴某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在吴某某与高国朋的合同期内已被征收,孙微娇、高国朋和上沙经合社没有支付吴某某任何补偿款。该滩涂被征收后即自2008年开始,滩涂使用人就无需再向原所有权人缴纳任何费用和签订任何书面合同,可以继续不确定期限使用至政府需要用时主动撤出。(二)上沙经合社没有继续缴纳滩涂使用金,不再具有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使用权。该滩涂的使用金交至2007年8月15日,也就是说,在2007年8月15日以后,上沙经合社已经不具有滩涂的使用权。上沙经合社2010年3月25日发出《通知》,明确自认上述8号滩涂必须在2010年4月3日前全部交回市政府接收管理,也就是说,2010年4月3日后,该滩涂与上沙经合社再无任何关系,上沙经合社没有市政府的授权,不能代表市政府,无权提起本案诉讼。吴某某据此请求本院:1、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吴某某无须向上沙经合社返还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无须支付使用费及利息。2、确认吴某某有权继续使用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直至上沙经合社或孙微娇、高国朋依法支付征收滩涂补偿款且东莞市政府确实需要使用案涉土地之日止。3、判令上沙经合社支付吴某某经济损失及其父亲的医疗费等共64461.3元。
  上沙经合社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间内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域使用权纠纷。吴某某上诉请求上沙经合社支付经济损失及其父亲的医疗费,但吴某某在一审程序中并未提出该项诉请,故本院对于吴某某的该项请求不予审理。上沙经合社以海域使用权受到侵害为由提起本案诉讼,但孙微娇、高国朋并非侵占上沙经合社海域使用权的侵权人,上沙经合社请求孙微娇、高国朋承担侵权责任的权利基础并不存在。上沙经合社与孙微娇、高国朋的法律关系应依据案涉《合同书》清理。原审法院判令孙微娇、高国朋承担侵权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纠正。围绕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上诉和答辩意见,本案的焦点为:(一)上沙经合社是否系本案适格权利主体。(二)吴某某2008年1月1日后对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占有使用有无合法依据。
  关于第一个焦点。吴某某以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已被东莞市政府征收,及上沙经合社未及时缴纳滩涂使用金为由,主张上沙经合社已丧失了对该滩涂的使用权,但本案并无证据显示案涉海域使用权证已经失效,权利主体已经发生变更。上沙经合社作为该8号滩涂的登记使用权人,其基于使用权人的法律地位,提起本案侵权之诉,主体是适格的。
  关于第二个焦点。吴某某以上沙经合社、孙微娇、高国朋未支付其征收补偿款为由,主张对于案涉“面前滩”第8号滩涂有合法占有使用的权利,但吴某某并未就其所述理由举证证明,本院对其上述理由及主张均不予采信。吴某某原来使用该8号滩涂的基础在于其与高国朋签订的《合同书》,即便该合同有效,吴某某对该8号滩涂的承包经营权也于2008年1月1日终止。即吴某某自2008年1月2日起已非上述8号滩涂的承包人,其已无权占有和使用该滩涂。上沙经合社诉请吴某某立即停止侵害,返还案涉滩涂,并支付其非法占有和使用滩涂期间的使用费,合法有据。但该使用费本身系侵害物权的责任承担方式,其数额亦经本案诉讼方确定,上沙经合社诉请吴某某支付该使用费的利息没有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吴某某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对于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部分不当,致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2)东二法民一初字第718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2)东二法民一初字第7184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
  三、变更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2012)东二法民一初字第718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吴某某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某某份经济联合社支付使用费141000元。
  四、驳回某某份经济联合社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受理费3334元,由吴某某负担3000元,由某某份经济联合社负担334元。二审受理费3334元,由吴某某负担3000元(已预缴),某某份经济联合社负担33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月嫦
代理审判员  陈巧玲
代理审判员  陈加雄
二Ο一三年 八月九日
书 记 员  丁奕君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上一篇:禧发海事海商律师案例:田XX等诉张XX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