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发海事海商律师案例:王xx诉禧发xx公司船舶修理合同纠纷案

作者:喜发娱乐  发布时间:2013-11-11 11:02:24 点击数:
导读:禧发海事海商律师案例王xx诉禧发xx公司船舶修理合同纠纷案  原告(反诉被告)王xx(下称原告)诉被告(反诉原告)禧发xx公司(下称被告)船舶修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王宏伟独…

禧发海事海商律师案例

王xx诉禧发xx公司船舶修理合同纠纷案

 

  原告(反诉被告)王xx(下称原告)诉被告(反诉原告)禧发xx公司(下称被告)船舶修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王宏伟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唐xx、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马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年2月7日其与被告口头商定,由其为被告建造一艘工作船,被告当时给付了30000元定金,2月19日正式开工建造,3月22日正式下水试车,一次成功。后原告又应被告要求为其维修了三座航标灯。两项合计工程总造价350600元,被告已付205000元,截至2010年8月5日尚欠145600元,被告出具了欠条。尔后原告多次向被告索要欠款,被告又支付了95000元,仍尚欠50600元未支付。虽经原告多次索要,被告拒不支付余款。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欠材料、劳务费50600元及利息,并承担诉讼费用。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1、欠条,证明2010年8月5日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张xx给原告出具欠条一张,欠原告145600元。

  2、禧发海事法院(2012)大海长商初字第44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张xx代表被告出具欠条是职务行为,被告是适格的诉讼主体。

  被告辩称,其不欠原告劳务费,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被告没有让原告修理过任何船舶,被告只是让禧发金州区鹏达机械厂建造“银河1”号船舶,但该厂所造船舶没有提供质量合格证、造船资质以及收款发票。被告让原告维修过核电厂的三座灯塔,但维修三座灯塔所用零部件都属于三无产品,没有零部件发票,致使核电厂无法使用三座灯塔,造成了核电厂与被告解除了维护使用灯塔的合同,并扣留了被告100000元保证金不予返还,被告已向法庭提出要求原告赔偿损失的反诉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供了下列证据:

  1、“银河1”号船加工费明细,证明被告所打的145600元欠条是被告欠禧发金州区鹏达机械厂的“银河1”号船加工费,而不是欠原告的船舶修理费,“银河1”号船是禧发金州区鹏达机械厂修理的,不是原告修理的。

  2、《2009年度重件码头海域航标灯及堤头灯维护管理服务合同》,证明原告为被告维修的三座航标灯是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的,该合同第九条第1款约定乙方必须按甲方技术规格书中要求完成相关维护管理工作,否则甲方有权从合同款项中扣除相应违约罚金。

  3、专用收款收据,证明被告于2010年1月30日向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交付了100000元质保金。

  4、核电航标灯维修费明细,证明原告为被告维修了三座航标灯,并且只是书面提供了各种配件价格,没有配件的发票、合格证,属于三无产品。

  5、《关于终止航标灯维护管理合同》通知,证明由于原告维修的三座航标灯所使用的零配件无发票、无合格证、无生产厂家,属于三无产品,致使核电公司无法使用该三座航标灯,因此核电公司与被告解除了航标灯管理服务合同,并不予返还原告交纳的100000元质保金。

  反诉中被告诉称:2010年2月,双方口头商定由原告为被告建造一艘工作船,并协助提供必要手续办理船舶登记,3月22日双方试车完成,但原告却不提供办理船舶登记的有关证件,如其挂靠的禧发金州区鹏达机械厂的造船资质、所造船只的合格证、以及出厂发票,使被告无法办理船舶登记,所造船舶无法正常使用,给被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之后双方在2010至2011年间口头商定,由原告为被告维修由被告承包的三座航标灯。原告维修使用的配件全部是三无产品,并且不能提供产品的合格证及发票,维修后全部无法正常使用。因此与被告签订承包维护三座航标灯的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解除了维护管理航标灯的合同,并决定通知扣留被告交纳的质保金100000元,不予返还,善后工作由被告负责。以上损失都是由原告违约造成,但考虑到原告病危,只请求法院判令原告承担违约责任赔偿损失60000元。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被告提交的证据与其在本诉中提交的证据一致。

  原告辩称,不同意被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对被告反诉的答辩未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10年2月口头商定由原告为被告建造“银河1”号船舶,后又口头商定增加由原告为被告维修核电航标灯。3月22日,“银河1”号船完工,并由原告交被告投入使用,对核电航标灯原告也进行了修理。原告分别于4月14日、5月18日,为被告出具了“银河1”号船加工费明细和核电航标灯维修费明细,两项费用合计260634元。5月20日,被告的前任法定代表人傅光义和现任法定代表人张xx对该两份明细签字盖章予以确认。8月5日,张xx代表被告向原告出具一张欠条,金额为145600元。被告之后又先后向原告共支付了95000元,尚欠50600元。

  另查明,2009年12月14日被告与案外人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2009年度重件码头海域航标灯及堤头灯维护管理服务合同》,并于2010年1月30日向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交纳了100000元合同履约金。2011年8月10日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合同部向被告发出《关于终止航标灯维护管理合同》通知。通知内容为:“因你公司在2010-2011年7月份期间维修航标灯存在质量问题,且不能提供原材料采购原始发票及合格证证明,造成安全隐患。你公司购置的维护航标灯作业船舶没有出厂合格证书和发票及相关手续属于三无产品,存在安全隐患,不允许使用。故据上述原因我公司决定自2011年8月起终止你公司与我公司签订的维护管理航标灯合同;已交纳的质保金人民币壹拾万元整,不予返还。”

  上述事实,有欠条、禧发海事法院(2012)大海长商初字第44号民事裁定书、“银河1”号船加工费明细、《2009年度重件码头海域航标灯及堤头灯维护管理服务合同》、专用收款收据、核电航标灯维修费明细、《关于终止航标灯维护管理合同》通知及庭审笔录在卷为凭,这些证明材料经庭审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口头约定由原告为被告加工“银河1”号船舶和维修核电航标灯,该口头合同合法有效,据此已在原、被告之间形成船舶建造合同和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内容履行各自权利义务。原告已经履行合同义务,向被告出具了“银河1”号船加工费明细和核电航标灯维修费明细,并得到被告的签字盖章认可,之后被告又出具了欠条,被告就应该按照双方的约定向原告支付剩余的费用。被告以原告为其建造的船舶没有提供质量合格证、造船资质及收款发票,维修灯塔所用零部件系三无产品,没有零部件发票为抗辩理由不付款,但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在口头合同中对原告做出了上述要求及此类要求的达到与否与被告付款之间的关系,原告也否认存在这样的口头约定,故被告的抗辩理由因缺少有证据证明的事实支持,不能成立。

  被告反诉原告要求赔偿损失60000元,但所举证据《2009年度重件码头海域航标灯及堤头灯维护管理服务合同》与《关于终止航标灯维护管理合同》通知等均没有提及原告负责维修的航标灯存在质量问题。在其也没有提及维护航标灯作业船舶是否是“银河1”号船舶的同时,被告与原告就“银河1”号交付应附带的必要文件也未做约定,故被告所受100000元质保金被扣的损失,与原告履行合同的行为之间未见其必要的关联性,被告的反诉请求本院无法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禧发xx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王xx材料、劳务费50600元及相应利息(自2010年8月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二、驳回被告禧发xx公司的反诉请求。

  案件受理费106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禧发xx公司负担,与本判决上述款项一并给付原告王xx。反诉案件受理费1300元(被告已预交),由被告禧发xx公司负担。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禧发海事海商纠纷律师案例: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禧发海事海商律师案例:田XX等诉张XX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