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发海事海商纠纷律师案例:xx诉xx光船租赁合同纠纷案

作者:喜发娱乐  发布时间:2013-11-11 10:56:31 点击数:
导读:禧发海事海商纠纷律师案例:xx诉xx光船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xx(以下简称原告)诉被告xx(以下简称被告)光船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xx,被告法定代表人x…

禧发海事海商纠纷律师案例:xx诉xx光船租赁合同纠纷案

 

  原告xx(以下简称原告)诉被告xx(以下简称被告)光船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xx,被告法定代表人xx、委托代理人xx、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07年4月5日,签订《光船租赁合同》,约定由原告将其所有的“xx”轮以光船租赁的方式出租与被告,租赁期限为5年,还船时间为2012年4月15日。《光船租赁合同》签订以后,原、被告在xx海事局办理了“xx”的光船租赁登记手续。2012年4月16日,“xx”轮的光船租赁期限届满,该轮的国籍证书也于同日到期。由于办理“xx”轮国籍证书的续期手续需要首先注销该轮的光船租赁登记,因此原告在该轮租赁期限届满之后多次与被告联系,请求被告配合办理注销该轮光船租赁登记所需的相关行政手续。但是,被告却一直拖延不办,致使“xx”轮从2012年4月16日起停运至今。截止2012年12月31日,被告已经给原告造成租金损失合计866 666.67元。故诉至法院,1.请求法院确认原、被告之间有关“xx”轮的光船租赁关系已终止;2.判令被告配合办理注销“xx”轮光船租赁登记所需的相关行政手续;3.判令被告承担因拒绝配合办理注销“xx”轮光船租赁登记的手续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合计866666.67元,及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答辩称:光船租赁合同是假合同,是原、被告为了实现某种目的而签订的假合同,原告既没有将船舶交给被告经营,被告也无需向原告支付租金。原、被告签订的挂靠协议第一条可以证明,光船租赁合同的目的是为了办理证书的方便,双方之间没有形成真实有效的光租合同,光租合同自始不成立并未发生效力。原告无权要求被告注销光船登记,原告的诉讼请求应该有依据的,要么有合同依据,要么是实际船东的实际意思,但原告的证据均不能证明这两点;原告没有要求被告配合办理注销光船登记,快递不是原件不能证明曾向被告提出要求配合注销登记;原告主张损失的理由是,被告没有配合注销光船租赁登记导致原告办理不了国籍证书续期手续。被告认为没有法律规定必须注销光船租赁登记才能办理国籍证书续期手续,案涉船是内贸船,和国籍没有关系。此外,原告承认自己不是“xx”轮的实际所有权人,原告没有损失。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据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登记号码xx)记载,2005年7月8日,被告取得“xx”轮所有权。2005年7月27日,被告(甲方)与案外人xx(乙方)签订了《所有权转让协议》,约定,“经双方友好协商,对‘xx’轮所有权转让达成如下协议:一、甲方将股权100%转让给乙方,股份转让以后,该轮股份全部归乙方所有,即乙方占该轮股份100%。”2007年3月13日,“xx”船舶所有权人登记为原告。2007年3月19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了《船舶抵押借款协议》,协议约定,“甲乙双方为取得银行贷款,现乙方自愿提供其所拥有的一条4700吨散装货船给甲方向银行申请贷款做抵押。……1.乙方提供可抵押的船舶:xx。”船东代表xx也签字盖章。原、被告均认可“xx轮所有权登记到原告名下的目的是为了办理抵押贷款之方便,“xx”轮的所有权仍为案外人xx所有。2007年4月5日,原告(乙方)与被告(甲方)签订了《光船租赁合同》,约定,“一、经甲乙双方友好协商,乙方同意将名下的一艘5000吨级普通货船xx以光船出租形式租赁给xx船务有限公司,组织货物运输经营……五、租期年限:五年,如续租经双方协商同意后续租;六、租金:每月租金为人民币伍万元,每月15日前付本月租金。”2007年4月26日,xx轮经xx海事局光船租赁登记备案。《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载明,“起租日期2007-04-16;终止日期2012-04-15。”《光船租赁合同》没有依照约定实际履行,它只是为了使“xx”轮所有权在登记到原告名下后,在营口办理相关船舶证书之方便。

  2009年7月30日,被告与案外人xx、xx签订《船舶买卖合同》,将“xx”轮卖给xx、xx。同日,被告证明:“2009年7月30日以本公司名义与xx、xx所签的《船舶买卖合同》中,实际卖方为xx,本公司仅代为盖章。本公司同意xx将‘xx’轮出售给第三方……”。xx证明:2009年7月30日,是其本人将“xx”轮出售给了xx、xx。2009年8月28日,原告(甲方)和“xx”船东xx、xx(乙方)签订了《船舶挂靠协议》约定,“2-1本协议项下的挂靠期限自2009年8月28日起至2012年8月28日……3-1乙方的权力和义务:乙方必须合法经营和使用挂靠在甲方公司名下的船舶‘xx’轮,在本协议的有效期内从事运输生产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经济纠纷和因任何事故而导致的任何法律责任经济损失和相关费用均由乙方负责……”。2009年8月28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了《挂靠协议》,约定,“甲方所有船舶‘xx’轮,因为办理证书方便,以光租的形式将经营权放至乙方名下,但实际仍由甲方进行该轮的经营业务。”

  上述事实有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所有权转让协议、光船租赁合同、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证明、船舶买卖合同、情况说明、船舶挂靠协议、挂靠协议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卷为凭,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原告在庭审中增加诉讼请求,将其主张的损失的计算时间延长至判决生效日,但原告没有补交增加诉讼请求部分的诉讼费,因此,本院对增加诉讼请求部分不予审理。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光船租赁合同是否有效,如果有效其是否已终止;被告有无义务配合原告注销“xx”轮光船租赁登记;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光船租赁合同是否有效,如其有效是否已终止。原、被告签订的《光船租赁合同》,是双方当事人在自愿协商的基础上订立的,虽没有实际履行,但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合同无效之情形,因此应认定《光船租赁合同》合法有效。《光船租赁合同》、《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均载明,“xx”轮光船租赁终止日期为2012年4月15日,且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光船租赁合同》有续租行为。因此,原、被告之间《光船租赁合同》因约定的租赁期限届满而终止;2.被告有无义务配合原告注销“xx”轮光船租赁登记。原告称,《中国海事局关于深化海事行政执法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的附件3《海事行政执法政务公开指南》中列举了办理光船租赁注销登记所需的材料,其中如“终止光船租赁关系的证明文件”等就需要作为承租人配合出具。本院认为,首先,原、被告《光船租赁合同》中没有对“xx”轮光船租赁合同到期后的注销行为进行约定;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应当依法引用相关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作为裁判依据。《中国海事局关于深化海事行政执法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是海事系统为进一步推行海事行政执法政务公开,规范海事行政执法行为而制定的内部规范,不能作为法院裁判案件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以下简称船舶登记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光船租赁合同期满或者光船租赁关系终止,出租人应当自光船租赁合同期满或者光船租赁关系终止之日起15日内,持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光船租赁合同或者终止光船租赁关系的证明文件,到船籍港船舶登记机关办理光船租赁注销登记。”也就是说,船舶登记条例中没有规定承租人有义务配合出租人办理光船租赁注销登记,即本案被告没有义务配合原告办理光船租赁注销登记。因此,原告要求被告配合注销“xx”轮光船租赁登记的诉讼请求没有约定或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3.原告请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从原告提交的证据来看,原告是明确知晓且认可“xx”轮的所有权人在2009年8月28日前为案外人xx,2009年8月28日后为案外人xx、xx。也就是说,原告在起诉时是知晓“xx”轮的实际所有人是案外人xx、xx。因此,原告无权作为“xx”轮的所有权人请求被告赔偿案涉损失。2009年8月28日,原告与案外人xx、xx签订的《船舶挂靠协议》约定,自2009年8月28日至2012年8月28日挂靠期内从事运输生产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经济纠纷和因任何事故而导致的任何法律责任、经济损失和相关费用均由xx、xx负责。也就是说,2012年4月15日,《光船租赁合同》终止时,“xx”轮的实际经营管理人是案外人xx陈xx。因此,原告亦不能作为“xx”轮的实际经营人请求被告赔偿案涉损失。综上,原告无权要求被告赔偿案涉损失。即使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赔偿案涉损失,但正如第2个争议焦点论述的那样,被告无约定或法定义务配合原告注销光船租赁登记。因此,原告以“xx”轮光船租赁登记无法注销为由向被告请求赔偿其损失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此外,原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向本院申请对“xx”轮的光船租赁价格进行鉴定,正如第3个争议焦点的分析论述,原告无权要求被告赔偿其损失,故对原告的鉴定申请予以驳回。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与被告2007年4月5日签订的有关“xx”轮的《光船租赁合同》已终止。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2467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12417元,由被告负担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吕xx诉杨xx海域使用权纠纷案 下一篇:禧发海事海商纠纷律师案例: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