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仲裁疑难案件:单位收取经营风险保证金是否合法?

作者:吴晓敏律师  发布时间:2012-10-26 15:59:11 点击数:
导读:劳动仲裁疑难案件:单位收取经营风险保证金是否合法?  目前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成立后向劳动者收取钱款的行为,现实中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成立后收取抵押性钱物的行为也比比皆是。但在劳动关系中…

劳动仲裁疑难案件:单位收取经营风险保证金是否合法?


  目前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成立后向劳动者收取钱款的行为,现实中用人单位在劳动合同成立后收取抵押性钱物的行为也比比皆是。但在劳动关系中,如果收取款项的目的是担保经营风险,约束劳动者共担亏损、共享盈余,则是与公司所有者身份相混淆,与劳动者作为劳动提供者的身份相矛盾,依法不能允许。
  [案情]
  原告:舒世良。
  被告: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83年原告从部队转业进人被告处工作,2000年被告改制时其出资15万元成为公司股东。2001年11月2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双方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2003年12月9日,原告作为南京国际商城项目经理部承包人,与公司签订了《项目承包经济责任书》,《项目承包经济责任书》中约定责任书针对南京国际商城213617平方米的建设施工,项目经理部全体管理人员集体承包,对工程从开工到竣工结算及回收工程款全过程的各项经济技术指标负责。2004年5月24日,原告交纳给被告4万元“经营责任抵押金”,2004年10月18日,原告又交纳被告“风险抵押金”23万元,当日,原告又向被告出具文字证明,称申请将自己在公司的出资15万元股本金充抵南京国际商城的风险抵押金。原告诉讼中所称的42万元抵押金,即前述27万元现金和15万元股本金。2005年2月,被告通知原告回北京开会,告知经公司党委研究决定,将原告调离南京分公司项目部。2003年、2004年,被告曾为公司管理需要,出台项目经理部承包工程、有效益奖励、不能完成考核指标抵扣抵押金的规定。2005年被告又就原告任职的建设工程项目进行了离任审计并召开会议,会议决议称原告承担的该项目经审计亏损1187.3万元,项目部本应缴纳356.19万元风险.抵押金,但只缴纳了42万元,故将原告的42万元风险抵押金全部抵扣,收归公司。2005年11月,原告发函给被告,要求将为南京国际商城项目部缴纳的42万元抵押金退回,未果。2006年6月、2008年11月,原告再次致函给被告,仍无结果。2009年5月8日,原告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被告退还原告风险抵押金42万元。2009年5月14日,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决定,对原告的申诉不予受理。原告遂向法院提出诉讼。
  另,劳动部办公厅、国家经贸委办公厅联合作出劳办发[1995]150号《对“关于用人单位要求在职职工缴纳抵押性钱款或股金的做法应否制止的请示”的复函》,称对于全民所有制企业在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根据经营管理需要,应当按照职工本人意愿收取风险抵押金。
  舒世良诉称与被告自2001年建立劳动合同关系,一直从事管理工作至今。2003年被告授权原告作为南京国际商城工程项目的负责人,被告为了加强工程项目管理,又于2003年12月9日与原告签订了项目承包经济责任书,约定原告作为项目负责人对南京国际商城工程自开工至竣工结算及回收工程款全过程的各项经济指标负责,需要原告缴纳风险抵押金42万元。责任书签订后,原告如约缴纳了风险抵押金42万元,任职期间原告按照责任书如约履行了在南京国际商城项目的授权义务,被告却违反责任书约定,于2005年2月20日以南京国际商城总承包关系未搞好为由,将原告调离南京项目部,单方终止了责任书,虽然原告对于单方解除责任书的违约行为无法理解,但是作为一名老同志,只能被迫接受这一决定,并配合被告办理交接手续。但原告多次要求被告退还风险抵押金均遭到搪塞、拖延,原告认为被告既然已经单方终止责任书,就应退还风险抵押金,为此诉至法院,要求被告退还风险抵押金42万元。
   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辩称:原告自2001年担任被告公司副总经理,并于2003年与被告公司签订了《项目承包经济责任书》。2004年,原告被任命为南京分公司经理,对南京分公司所有项目负责,原告作为管理人员,向被告公司缴纳42万元风险抵押金,并享受项目盈利兑现以及承担项目风险。原告在管理期间,由于管理不到位,未严格按照公司程序办事,导致分公司及南京国际商城项目发生严重亏损。2006年1月17日,被告公司通过总经理办公会作出决议,因南京分公司存在严重亏损,未达到经营承包指标,故将项目风险抵押金全部扣抵。该会议纪要已发送给公司,包括原告在内的所有副总经理以上级别领导。自决议公布以来至今已超过两年,原告现在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被告并非基于劳动关系收取而是基于承包关系收取的,根据劳动部1995年所发的文件,公司有权对内部管理人员收取风险抵押金,而原告正是基于承包关系与被告签订的协议并自愿缴纳了风险抵押金,因此,被告有权扣抵。综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同时兼具股东和劳动者的双重身份,本案争议系其作为劳动者身份所发生。原告交给被告的42万元风险抵押金,其中15万元为向公司的出资,由于减少公司注册资本必须遵守法定程序,而原、被告并未履行减资程序,故双方关于15万元出资转化成风险抵押金的约定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为无效。关于”万元现金支付的效力。被告下发的文件属于内部的规章制度,如果与法律的基本规定或法律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则不具有约束力;有关部委规定中所称的“抵押性钱款”并未明确指明范围和用途,不能理解为用人单位有权在劳动合同履行中任意向劳动者收取抵押金。原告虽然承包了建设工程项目,但其仍然是企业的劳动者,其承包人的身份并没有改变这一基本性质;劳动者是企业的雇员,不是企业的所有权人,不应分担经营企业的商业风险;被告抵扣原告交纳的抵押金实质是要求原告承担商业经营风险,此与原告的劳动者身份相违背,故被告向原告抵押金并抵扣经营损失的行为依法应为无效。据此,判决:一、被告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返还原告舒世良风险抵押金27万元;二、原告舒世良与被告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关于15万元转为风险抵押金的约定无效;三、驳回原告舒世良的其他诉讼请求。
  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上诉称:公司收取舒世良风险抵押金有合同和公司规章为依据,不违反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
  舒世良同意一审判决。
  二审期间,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解,舒世良与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达成协议,按一审判决内容执行。
  

上一篇:禧发劳动仲裁案件疑难问题之:用人单位辞去哺乳期女职工应符合哪些条件? 下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